٩(๑´3`๑)۶

髭切沼底躺着

我觉得很吓人,刚刚写完一篇髭切婶,上游戏就是他开的门🌚

【髭切婶】笑

✨这算是“名”的前篇,名那篇俩人已经表白过心意了哈哈哈,因为手机不知道怎么链接,大家可以自行后翻几篇就有了ԅ(¯ㅂ¯ԅ)

   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审神者记得是某天的一个梦中,她身处一个车水马龙的地方,身后传来熟悉的笑声,她知道他是谁,却看不清他的脸。他带着她来到了一个露天的咖啡店,梦里他的笑声不断……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梦,她醒过来之后却久久不能忘记。
    “哦呀?主上回来了吗?”不知道是不是灵力带着所谓的感应,自从那个梦之后,每次审神者回本丸的时候,总是髭切来开门。
    “政府颁布了新的公文,有新的地区需要探索。”因为是新地图的原因,即使已经有前辈们先行闯过,却也充满了危险,听说甚至会出现新的敌军,“髭切,你先把这个出战名单安排下去,准备出阵。”
    “嗯?竟然先让第二部队探索吗。”髭切的语气平淡,听不出是失望还是埋怨。
    其实这只是审神者的一点私心,虽然一队等级都比较高,但是第二队可都是已经毕业许久的“老”人了,更何况新图的危险度无法预知,她不是很想让他先行探险。
    “就先这样安排吧,记得给他们每个人发一个御守。”说着审神者把自己心中的情绪俺压下去。
   
    “主公大人!快,快点!石切殿他……”第二部队出阵许久不归时,门外突然传来了今剑的声音。
    审神者心中一紧,连忙赶往手入室,只见石切丸身上伤痕斑斑,血液也暂未止住。她立刻施展灵力,又拍了一张加速符,伤痕才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缓缓愈合。其他的刀剑男士也或多或少受了一些伤,而他们身上的刀装也已损坏得差不多了。看来……新的地图危险度数超出了她的想象。
    “主上,请让第一部队去吧。”不知何时她的近侍髭切出现在她的身后。
    不行!这是她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,可她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反对,她也绝对不可能向他表明自己的心迹。
    “第一部队,出阵!”她不再犹豫,做出了她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 “所以,主上也跟着一起来了呀。”髭切回头望着一声不吭就跟在后面的审神者。
    被点名的瞬间她有点慌张,但很快她便想出了说辞:“刚刚第二部队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,所以这次我会亲自出阵为大家尽力排斥危险的。”
    髭切听后又发出了那种熟悉的笑声,却也没说什么。
    事实证明新地图真的暗藏了许多危险,明明敌军只是一把看上去有些普通的短刀,却攻击力极强,她看着破碎的刀装和已经受了中伤的几个刀剑男士有些不知所措。根据地图,距离最终的王点只有两个点了,虽然他们都带着御守,却不知道能不能撑得到最后。
    “被打到这种程度……可不能再说无所谓了!”一声低吼打断了审神者的思维,髭切在她眼前被打成重伤的瞬间爆了真剑。
    审神者咬了咬牙,大喊一声“前进!”
    事实证明,敌军会先挑重伤的刀男不备时先行下手。
    “已经……不是源氏的时代了……我会这样也是……当然……吗……”
    随着破碎的声音,她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。时间缓慢的度过,御守却丝毫没有动静,审神者脑中已经乱成了一团麻……为什么没发挥作用呢?怎么办呀!自责和失去髭切的恐惧充斥着她的内心。就在她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,御守突然发出刺眼的光芒,待光芒消失殆尽后,一个浑身伤害的髭切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    “回本丸!”不顾周边人的奇异眼神,她任由眼泪留下来,大喊着。

    “哎呀,在之前的战斗受伤了呢。哈哈哈”这是髭切回本丸说的第一句话,依旧是那么熟悉的笑声,却让审神者的心中充满了更多的愧疚,眼中闪现了更多的泪光,却也被她硬生生地憋回去了。她陪着他先行进入了手入室,同样用了一张加速符快速地修复了看上去狰狞的伤口。
    “让我稍微休息久点吧”修复好之后,髭切仍然有些疲倦,审神者也任由他睡在手入室内。

   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,却发现主上趴在他身边睡着了,竟然不是弟弟丸呢,大概也被审神者赶回去了吧。嗯……真是有趣,审神者自任期以来都没有固定的近侍,总是随着第一部队合适的队长人选来更换,自从他被任为长期的近侍以后,他也发觉了事情的不对劲。活了千百年,也见识过过去主人们的爱恨情仇,手足相刃,过去只有弟弟丸陪着他,弟弟丸走了以后也有主人重新锻造了和他相似的“小乌”,在他身上,经历了手足的“背叛”和“被背叛”,他也早已淡然了对于各类情感的追求。如今,这样异于兄弟的情感出现,让他感到了一些兴趣。只是这份情感会不会也和过去一样的脆弱呢。毕竟人类的时间有限,生命也有限,世间又有太多的诱🌚惑,能够真正坚持心中所谓的好感的人已经很少很少了。
    就拭目以待吧。

又有一种全世界就我没大典太的感觉🌚

虽然我很爱你🌚
但是……你总得找几个弟弟来照顾你呀!
俩弟照顾不过来八个哥!

活的!活的源氏啊啊啊啊啊!
他们俩实在太可爱了!

如果刀男互换了性格(1)

🦁不知道会不会撞梗,但总之挺有意思的(不要脸)

    “大……大将!起床了哟!”睡得迷迷糊糊的审神者被一句轻声低音炮叫醒。
    啊……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。
    等等!哪里不对啊?我近侍不是药研吗?这个说话语气不太对劲啊……?
    审神者掐指一算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她猛得拉开门,获得了一声尖叫和一个快要哭出来的药研。
   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,审神者立刻又把门拉上了。
    “大……大将,再不起床,赶不上今日的出阵了!”
    妈耶!为啥还是这个语气!不听你的低音炮我还以为退退来当近侍了!这是什么新的操作吗?
    于是她就带着疑惑的心情来到了大厅准备吃早饭……
    等等!没看错吧!咪酱你为啥躺在地上打哈欠!懒癌你你你怎么拿着个勺子在做饭!能……能吃吗?
    “啊……阿尼甲……是谁来着?”
    “膝丸!我叫髭切啊!我没有哭我没有哭Ծ‸Ծ”
    这在做梦吧?审神者掐了自己一下……好疼!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,今天的天气真好呢,和茶叶正配。”(鲶尾拿着茶)
    “甚好甚好。”(骨喰微笑着)
    审神者吓得跑向了第一部队,果不其然看见了一个活蹦乱跳就差没拿马粪的莺丸,一个面无表情•今天一点也不想哈哈哈的三日月,一个非常霸气的退退。另外三把刀还没出现……审神者表示一点也不期待!
    “唉……我厌恶战争”说吧,这次又是谁,一回头收获一个垂头丧气的萤丸。
    “胜利回来会不会举办宴会!很大的那种!”一个忘记复仇的小夜。
    “嗝……我怎么不是队长啊……”一个喝醉的……长谷部???
    这还能出阵吗?在线等急啊?难道灵力出错了?😱

今天好消息真多呀!
刀音4奶中源氏
胁差极化
回家挖新弟弟啦(⑉°з°)-♡

真的是给7-1跪了,沟了十几次终于进王点了,感谢阿尼甲和鹤球QAQ
阿尼甲真的是超级可靠的!甚至又爆了真剑【不愧是我写过肉的男人🌚】第一次带队就到点前了,可惜队里有重伤,就返回了。
最后两次都是鹤球带的队!全都没沟,就是第一次有队员被戳成重伤,返回,第二次直奔终点,终于通了7-1(눈_눈)
啊啊啊啊啊,两个白白的都是天使啊

掉了大概几十个刀装……
又一口气造了几十个……
短时间是不想再进七图了,我都要气吐了!

【髭切婶】 名 

把肉全去了,不知道还会不会和谐了😞

    清在第二次的联合战中身受重伤,她身为队长需要好好照顾那些“新手”婶婶,但也因此屡次遭到敌方的攻击,等到最终救援队到的时候,见到的只有满身鲜血的清和眼神恐怖的髭切,平时里被髭切瞥过仅仅只会感到心里一寒,而现在他的眼中充满了杀气。简直比敌军还恐怖啊...救援队顶着恐惧迅速地为清处理着伤口,清的伤已经超出了药研能治疗的范围,她被紧急送往现世审神者专属的医院。等她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整整过去三天,而她也同时与本丸失去联系三天了,她还记得昏迷前听见了髭切的大叫声,却完全没有听清...
    从前担任审神者还没多久的时候,甚至害怕和髭切有任何接触,她可不擅长与这类刀交流,但久而久之,她也看透了他内在的温柔。他似乎并不喜欢把一切看的太透,就连记不住弟弟名字这一点,或许都只是为了避免历史带来的伤害破坏兄弟之间的情谊吧...她也逐渐在这种隐蔽的温柔中慢慢沉沦,庆幸的是,这种情感也是双方的。
    等她真正回到本丸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礼拜,管理方也看在她这次受伤的份上,允许她的本丸可在三日内不必出阵。此时正值梅雨季,令她失望的是,出来迎接她的不是髭切...而是光忠,大概这次真的惹他生气了吧...
    “主公,今天我们专门为你办了一个回归的宴会,到时候晚上别忘了参加。”光忠语气温柔的对她说着,“大家都很想您呢。”包括髭切吗...她可不敢确定。现实是,自从早上清从现世医院回来没见到髭切,就连晚上的宴会他都没有参加,她也偷偷地去找过膝丸,却得知他这几日也很少见到哥哥,每次问哥哥去哪儿了,髭切还是笑着说忘记了...其他的刀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对话,但是清却觉得有点后怕...她知道在心爱之人面前重伤是多么令人绝望的事情,以髭切的性格,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啊...
    大家趁着本丸不用出阵的机会,导致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短刀们都被家长赶回去睡觉了,但还是有几个著名“酒鬼”准备继续喝下去。清无奈地笑了笑,回房洗澡睡觉。算上今天,已经整整八天没有看见髭切了...她的心也揪起来了,总觉得十分难熬...可能是晚上闹的太欢,她很快就睡着了。
    “主人这样,也太没防备了吧。”迷迷糊糊中清只感觉耳边痒痒的,待她睁开眼睛,却发现髭切正压在她身上!她的双手被髭切的手固定着无法动弹,而双腿也被髭切压在身下,“主人这么没有防备,也难怪会伤成这样,你说要有什么惩罚好呢?”髭切的眼神和笑容显得十分冰凉,让清一下子觉得心中一颤。
    “髭...髭切!你先从我身上下去!”清深知髭切接下去的所作所为,虽然之前也不是没有做过这些事情,但是如今的髭切令她害怕。
    “好想知道主人的名字,这样你就永远可以待在我身边了。”清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清醒几分,名字是审神者的底线,将名字交出的审神者就有被神隐的危险。
    髭切想要干什么?神隐...吗?她感觉内心充满了一丝丝恐惧。
    “乖孩子,告诉我你的名字吧!”
    清忍耐着痛苦和快😐😐感的冲击,同时也忍耐不让自己将名字交出,不过髭切却不愿意放过她,他一遍遍地折😐😐腾着她,她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了。
    清醒的时候髭切还在她身边睡着,她只觉得浑身酸痛,大病初愈又被如此折😐😐腾,她只觉得浑身虚弱。不可否认的是,昨天晚上她确实有几次很想说出名字,或许对于恋人来说,这是一种互相信任与保证的方式,她在髭切面前重伤的时候,髭切愤怒得将敌军全部处理完了,那时候他的心中也充满着恐惧吧。
    我真的可以信任你吗?
    髭切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对上清的眼睛,是要完全拒绝他吗?但是接下去清的话令他在后来的日子里不得不承认十分惊讶。
    “清痕...是我的名字,髭切,我相信你,希望...你也可以相信我。”那双眼睛里似乎充满了坚定,“这次受伤确实是我防备不妥当...对不起了。”语气最后透露出了一点撒娇的感觉。
    髭切微微睁大眼睛,笑出了声“哦呀,真是乖孩子呀,那之后的日子也请多多指教啦。”这次的笑声中不再寒冷,充满了温暖。
    至于接下来清又被扑倒这样那样已经是后话了...

有一个奇怪的男审神者是什么体验(4)

第三章走这里~

   转眼就到了联合战当天,正式到达战场前有一次演练,演练中的伤害都是虚拟的,但演练的内容却是模拟第一批审神者抗战敌军时的真实景象,演练后大家脸色都不太好,可以说这次敌军的实力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强上很多。在检查好御守已经配备的情况下,诚二便带着他的一队与其他各位审神者前往了战场——虽然并不如过去的枪林弹雨,但今天仍将是一场恶战。诚二他们算第二批前往抗敌的队伍,第二批被分成了五个小队前往五个不同的地点,诚二所在小队的水准都不低,带队的是第一批下来的一位女审神者,自然打在前头的也是她了,这个审神者自称为清,她带的一队队长是髭切,虽然看上去平时是个健忘不靠谱的哥哥,但是一上战场,那种气势真的是油然而生。

 

  “大将!小心!”随着药研的一声大叫,诚二立刻闪身躲过——不知什么时候敌方太刀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,在诚二躲开的一瞬间,药研立刻跃起向敌人刺去,被刺中的敌方立刻化为了乌有。此时诚二的处境非常不乐观,他们这一小组被敌方突如其来的攻击所分散,而他没有找到组里的任何人,反而敌人在暗处怎么也防备不了,他带的六把刀都已接近轻伤和中伤了,虽然带着御守,也不知道撑不撑得到和组里别的人相遇。诚二靠着记忆不断地在寻找本营地,还要时刻留意敌人的攻击,体力逐渐不支,庆幸的是药研发现了一个可以藏身的山洞,洞外被茂密的树叶遮住,敌军一时半会发现不了。

  “大将你先休息吧,我们会在山洞外守着的。”药研说完便和其他刀走到不远处的洞口看守。根据出发之前的指令,一旦人员们走散,管理层会派出后援立刻前来支持,一天都快过去了,还是没有看见任何人影,诚二也被这浓浓的困意所席卷,不久便睡去了。

  “瞄准...嘣!”诚二被摇醒时立刻就听到这句熟悉的话,奇怪...这次出阵没有带陆奥守来呀?

  “大将快起来!支援来了,是上次在万屋碰到的那个家伙!”药研话音刚落就看见大将眼神一变,似乎又有些无奈。

 

  终于要见面了吗,大地...

 

  “大地。”

 

    刚解决完敌军的大地突然被点名,习惯性地转向声源,他一下子就愣住了:“诚...诚二!你真的在这里!”大地兴奋地扑到诚二身边想要抱住他,却被他轻轻的躲过了。大地似乎也有些尴尬...似乎想起了之前的事情。

  “你好像知道我在这里?”诚二抓住了大地话中的关键词,巧妙地转移了话题。

  “对啊!我之前一直在找你,突然就被拎到了现在本丸这里,管理的那个人说是可以在这里找到你。”大地的表情依旧很兴奋:“太好了!我以为你失踪了,以为你被...”

两人瞬间又沉默了...

 

  “那个...大将,这是你的朋友吗?”被冷落在一边的药研和其他刀都很疑惑这个突然出现,还和他们主人这么熟悉的人。

  “嗯,是朋友。”诚二眼神暗了一下,又看向大地说:“既然你找过来了,那应该知道怎么回去吧?”

  “说的也是,我们走吧!”大地仿佛又恢复了元气,开始在前面带路。